www.33rfd.com_www.33rfd.com-【公司的经营理念】

来源:周立波妻子素颜旧照曝光,不化妆时原来她长这样!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0-19 16:36:22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  一碗“大人豆面碎 ”,绝对是临海夜宵最惬意的“打开方式”#标题分割#  浙江在线-台州频道4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崔旭川)对土生土长的临海人而言,回浦路、赤城路、巾山路一带是印象中临海城区当仁不让的“CBD”。  不论是80年代临海的商业主干道回浦路,还是环绕着新华书店旧址和临海中心菜场的赤城巾山路一带,无不见证了临海数十年的繁华。  如今,商业核心圈外迁至靖江路附近,老城区的商业气息逐渐淡去。但许多扎根在老城区里的美食小店,却以浓厚的临海味道,让这一区域的生活气息愈发浓厚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就是这样一家承载无数临海人家乡味道的老店。  当暮色降临,沿街路灯从昏黄渐起亮至白炽,这家位于巾山西路的“大人豆面碎”的生意就算开张了。  “起初,我们是晚上7点开始营业的,后来有些顾客说晚饭想吃豆面碎,我们就把营业时间提前到傍晚5点。做晚饭和宵夜时间。”老板虞红军说。  掀开木质的桶盖,待一阵扑面的热气散去,大铁桶里便是汤色清亮的豆面碎了。舀起一勺倒入事先准备好葱花、榨菜粒等调味的碗里,便是很多临海人记忆里的街巷美食了。  豆面碎软糯可口,汤汁清亮鲜美,不同于寻常饭店浓油赤酱,豆面碎就是以最清爽滑溜的口感占据食客的味蕾。  若是喜欢吃醋,在清汤里加入一点食醋,一勺汤汁入口,两颊生津,更能激发食欲。  若是觉得清淡了,店里还有自制的面结、肉圆提供。清素的豆面碎加上肉圆面结,口感瞬间丰富,更让食客增添许多“吃肉”的饱腹感。  “大人豆面碎”的来由起于现任店主虞红军的父亲虞兴法。1981年,虞兴法开始在临海街边卖豆面碎补贴家用。因为虞兴法身材高大,彼时大家都喊他“大人”。  八十年代初,虞兴法和妻子在临海街头摆夜宵摊卖豆面碎添补家用。“那时候没有固定摊位,东边摆一下,西边摆一下,有时候在太平天国老台门前,有时候在老邮电局门口,后来在台州宾馆对面。”虞红军对当年父母出摊仍然记忆犹新。  1996年,“大人豆面碎”有了自己的店面。十几年前,虞红军和妻子正式接手店铺。近40年来,父子两代掌勺人一直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一方小店。  从开店起,“大人豆面碎”店面一直是小小的一间,没有什么显眼的招牌。但老临海人都知道,往望江门方向,老临海中学边上,有这么一家豆面碎店。  入夏时节,入座店门口支起的折叠方桌,在梧桐树旁、路灯影下,吹一吹夜晚的凉风,点一碗爽口的豆面碎,加份肉圆和面结,亦或是再叫一份牛杂卤味,绝对是临海街头最惬意的夜宵“打开方式”。  【探店指南】  店名:大人豆面碎  地址:临海巾山西路老三中旁  营业时间:17:00-凌晨

编辑:www.33rfd.com_www.33rfd.com-【公司的经营理念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glyc168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波波维奇首次被驱逐!跳着骂裁判!因为这俩误判 以色列AR创业公司宣布加入阿里实验室阿里:不予置评 河南一化工园区旁2300亩麦苗枯死官方:已展开调查 日本AI人才短缺正在加剧政府拟每年培养25万AI人才 工信部长苗圩:未来将和交通部推动道路智能化改造 新任西安市委常委张琳兼任市委宣传部部长(简历) 2019年3月29日期市交易提示 贝壳找房为上市做准备:启动D轮融资腾讯领投8亿美元 换装新动力组合荣威i6PLUS今晚上市 斯塔诺:德比将是一场盛会再次面对国安非常平静 VIC万字做空报告:特斯拉是升级版“庞氏骗局” 黄秋生饰瘫痪人士传神源自亲身经历母亲曾坐轮椅 德拉吉强调鸽派立场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创15个月新低 2019“北汽新能源杯”北京市成人冰球比赛今日开幕 尿不湿虽小,选择学问多 库里又破三分纪录!这一举动是跟裁判杠上了 中银香港飙约半成暂领涨蓝筹去年多赚近3%胜预期 碧桂园:建议发行美元优先票据 第九城市大幅跳水转跌1%完全回吐此前50%涨幅 羽生结弦自曝赛前训练痛哭陈巍出现激发斗志 实名举报!广东四外援同时作战有没有人管? 波音答媒体16问:737MAX系统问题在哪坠机能否… 教育部:同济等35所高校将增设人工智能本科专业 九城最高6亿美元投资FF:在华设立合资公司占股50% 华信山东总代一步集团犯单位行贿罪总经理胡垒获刑 叙利亚外交部:美对戈兰高地立场侵犯叙主权领土完整 第一季美国ETF“吸金王”10年内AUM有望超越贝莱… 美军鱼鹰飞机紧急降落日本大阪机场致7个航班延误 尤文图斯官宣今夏来华热身7月24日PK国际米兰 中铝国际2018年度少赚46.6%派息每10股0.3… 英媒:70岁的北约面临一系列挑战还能活到百岁吗 国足-乌兹前瞻:主考个人+抢积分能否顶住对手强人 中国神华急跌半成暂最差蓝筹去年少赚近8% 东京残奥会火炬造型源自樱花整体长度71厘米 北京密云森林火灾被有效控制古迹娘娘庙获保护 曝湖人今夏可能签下吉巴76人不会优先续约他 医院院长调任电视台长官场乱弹琴?湖南官方回应 彩星集团3月26日回购600万股耗资630万港币 瑞信:万科企业目标价升至32.7元维持中性评级 单车屡屡\"被消失\"背后:共建共治方能实现\"真共享… 小苏打无所不能?这些网传功能它真没有! 娄烨新片时长124分钟较金马与柏林版本缩水 “小恶魔”有望出演真人版《猫和老鼠》饰反派 北美票房:《小飞象》开画登顶麦康纳新片低迷 王源为“老爹”王景春打call:电焊界最会演戏的 北京冬奥目标全面参赛王濛:成立一支“敢死队” “我相信婚后他会改掉这些缺点的”“男人的话能信吗!” 新法拉利F8Tributo于4月14日亚洲首秀 一位名校教师的思考:公立学校为何不如民办有活力 被杜鹃和KK点名这是今年要火的一件衬衫 华为Mate30Pro概念视频曝光搭载麒麟985… 专家点评:中美货币周期走向收敛利率下调概率提升 FE电动方程式赛事再掀中国攻势新浪全方位助力 生物医药企业组团“抢滩”科创板 继宝马奔驰等豪华车企降价后这些车企也开始降了 金州拉文抓帽9000万先生!扣篮王+盖帽王都要 2019,再造“菜市场” 兰博基尼撤回对俄豪车品牌Aurus异议 教育部:同济大学等35所高校将增设人工智能本科专业 冠军赛李朱濠100蝶力压汪顺夺冠余贺新50自封王 媒體稱洪智坤替賴操盤賴辦否認 王思聪新添宠物鸭引围观,扒出价格后,网友:应该叫真贵鸭… 在这一能源领域日企缺席:日本越来越依赖中国 小桔车服升级租车业务滴滴共享汽车更名为小桔租车 股东起诉特斯拉证券欺诈诉讼已再次被美国法官驳回 朗生医药3月27日回购28万股耗资28万港币 特鲁西埃:越南足球扎根青训未来有机会进世界杯 意大利财长:随着德国经济放缓意大利经济增长接近零 内地民企香港上市潮:存破发可能还争先上市图什么? 进口车供需“双降”: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影响大 昔日最火韩国童星王锡玄起诉公司索赔近300万元 北京突击检查一化工厂安全制度疑纯抄“游泳馆” 俄罗斯总统普京申报去年个人收入将按惯例于4月公示 直击|腾讯直播内测推进:申请需填报公众号粉丝数量 紫金矿业升近3%去年多赚16.7% 辽宁防守太凶残!王哲林赛后晒照双手满是伤痕 辣条发源地湖南平江:10人被追责数十家企业停产 腾讯网总编辑王永治宣布退休或与中层退休计划相关 20:45直播奥预赛第一阶段中国VS大马看国奥出线 大摩:未来一年美国经济有七成可能进入“下行轨道” 浅田真央出席入社仪式用新年号激励新员工 双星闪耀全国游泳冠军赛孙杨王简嘉禾成双冠王 游泳冠军赛36人24项达奥运A标孙杨王简独占4项 汉能薄膜发电去年盈利增近19倍不派息 西甲-本泽马传射+89分钟绝杀皇马3-2险胜垫底队 派生科技:经营依赖关联方财报曾被出具非标意见 吴京自爆下身瘫痪严重能领残疾证,网友:别太拼了! 毕马威发布《AI自动化现状》报告:部署AI不能玩虚的 恒大实现合约销售额5513.4亿元同比上升10.1% 伊朗通讯社社长赛义德:亚洲专业媒体应发出自己声音 拜克斯35分方硕被罚下北京主场加时负深圳1-2 楼市寒冬持续澳洲房价下跌的区域更广了 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微增 国家禁毒委新任副主任曾卧底贩毒集团(图) 央行新规:ATM机转账可实时到账,不用再等24小时 碧生源“减肥”:亏损超9000万出售总部大厦续命 《摩天营救》女星加盟犯罪片遗传厄运男主参演 积压多上星难加上限古令古装剧没有出路了吗? 入江陵介:世锦赛选拔报名2项不想让步年轻人 乘客携火药上车意外爆燃致26死危险品怎么上了车 潍柴动力去年净利润86.57亿元 山西沁源森林大火续:已转移41个村共7156人 云南信托迎来监管背景董事长此前任职平安银行 陕西汉中市中院院长杨明德因病逝世享年55岁 基德真要联手詹姆斯了?他已在节目中公开喊话 禽獸論陳明通兩度鞠躬:言詞引不舒服他要道歉 特来电等三家下线小桔充电称并非全部合约到期 丹佛的六大神秘美食|美國中部城市旅遊攻略 博鳌今日看点: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孙瑞标谈减税 皇马西甲大名单:多名主力轮休齐达内之子入选 英下议院否决脱欧协议关键部分脱欧进程扑朔迷离 投资晨报:避险升温难振银价白银或再度陷入僵局 中概股盘初普涨:京东涨2.5%新浪涨约2% 花旗:上调信德集团目标价至4.7元维持买入评级 中介机构被调查影响博纳上市?已恢复审核拿到牌照 抖音起诉快手索赔5万元称擅播其音乐作品 英国首相遭遇挫败脱欧过程控制权落入议会之手 国足连未来都输了!韦世豪张修维们睁眼看看他! 《大秦帝国之天下》杀青嬴政统一天下系列剧收官 借助华为他们终于出了对美国的怨气 巴菲特:美经济增速在放缓若利率下降将提升美股魅力 法国人:我们要跟中国人一起上月球 楼市寒冬持续澳洲房价下跌的区域更广了 欧盟:2022年起新车须内置限速提醒设备与酒精探测仪 苹果高调进军流媒体,能否在此新领域造就轩然大波? 武磊:面对西甲后卫我很有信心目标杀进欧战 大佬2.38亿美元买豪宅将曼哈顿一季平均房价推高5% 猝不及防!主营“凉”了的盈方微要“戴帽” 北京多区发布大风蓝色预警阵风可达7级左右 联讯策略:一季度完美收官二季度先上车再选座 表彰华裔女性参政贡献美加州州务卿大楼以余江月桂命名 武汉大学:17年前曾出台规定,穿和服不能入校赏樱花 30余万条个人信息叫价1比特币暗网卖家被抓 欧盟对耐克公司罚款1,250万欧元因其限制跨地区销售 寒门再难出贵子在美国哈佛之路从幼儿园就决定 中石油系统又一人被查43天已有4人落马 中国电视剧行业洗牌:再见天价片酬再见唯流量论 余静萍为卢凯彤办展魏如萱悼念泪流不止 对话腾讯未成年人保护团队:没特别在意短期用户流失 A股急弹券商股受捧中国银河及中信建投飙逾6% 再次落空暗物质新实验未发现轴子证据 辣条发源地湖南平江:10人被追责数十家企业停产 东瀛拳击界关心乌兰VS山内他的进步让日老板吃惊 美四季度GDP增速下修至2.2%略逊预期 印尼第一条地铁终于开通:长16公里筹备了34年 摩根大通:风险资产的机会之窗再度关闭 闫子贝打破50蛙全国纪录:没想到心理压力大 中国又有新动作了,对最长河流拦腰斩断 富家女黄荷娜涉嫌吸毒企业划清界限:她家没股份 花旗:中国生物制药是首选买入股目标价13.2元 韓國瑜不表態民進黨團諷:等候黃袍加身 霍建华林心如名誉权案二审胜诉法院宣布维持原判 2018图灵奖颁布:授予三位人工智能“教父” 交银国际:联邦制药降至中性评级目标价降至5.4港元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习近平这个思想怎么来的? “玻璃心”碎了?其实是“液态金属心”碎了 国君策略:峰回路转市场迎来周期消费搭台成长唱戏 “量子穿隧效应”需要多长时间?瞬间就能完成 欧阳娜娜“被消失”?吴宗宪:艺人不宜表态 北京昌平延庆平谷已飘雪市郊3条公交采取措施 克劳福德超越库里!生涯总得分升至历史第二 叫停适航证申请波音737MAX8想在中国复飞难了 慧聪集团挫近6%向两公司发可兑换股 又调价!特斯拉库存车将调价至官网标价 1010天脱欧未遂 香港中华煤气五连升累涨4.94%兼破顶后现下跌逾1% 日本监管机构称花旗操纵日本国债要求罚款120万美元 拉卡拉IPO迷雾:股权转让疑点多神秘PE屡\"高买低… 讓我們紅塵作伴,開着房車去黃石! OYO全资收购千屿Islands酒店软品牌战局纷乱 俄方披露中俄直升机合作:2年内将在华建4个维修中心 网约车第一股Lyft上市首日开涨21%市值达253亿… 一张图看懂华为2018年年报:中国收入3722亿元 “詹姆斯拯救了我,我要把詹黑打爆” 首发116分替补3分!这奇葩的比赛也就火箭能打 两代张无忌同框!曾舜晞吴启华合影引发回忆杀 小米:米9缺货因相机模组良率低已产线全开并两班倒 台股慘跌 顧立雄指還在理性範圍暫不介入 博骏教育3月25日回购1万股耗资2万港币 官员:特朗普渴望与脱欧后的英国达成贸易协议 市场监管总局紧急部署安全隐患排查遏制重特大事故 我对小八岁的男人告白:爱上你,是我一生之幸 纪委暗访组问干部:桌上啥都没有你咋上班啊 高盛分析师:苹果新服务短期内对利润难有贡献 安东油服获花旗唱好股份现涨12.96% 托妮·柯莱特加盟Netflix新片合作《黑镜》男星 阿Sa爆吴浩康拍床戏紧张冒汗感恩叶童赞赏认同 尤文皇马盯上罗马年轻中场卡佩罗认为他是新博格巴 投行:两大引擎持续减弱黄金恐遭更大规模抛售? 特朗普:若美联储没有错误地加息美国经济应会好很多 高通、苹果打成平手然而更激烈战火在后面 波音软件升级说明会:竭力确保此类事故永不再发生 他没再回复微信然后名字出现在凉山牺牲名单 中国联通eSIM可穿戴设备独立号码业务全国开通 凉山:火场已被控制省府将就火灾原因展开调查 响水“3-21”事故核心区170米宽爆炸坑开始回填 直击|威马汽车自动驾驶技术中心落户四川绵阳